沙巴体育app,沙巴体育官方app

—— 中文   English   OA系统   企业邮箱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创新力打败执行力:戴尔股东应该拿钱走人

来源:沙巴体育官方app 发布时间:2013-02-19

    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连同一家对冲基金及其最大的供应商之一,并借用一些贷款,完成了戴尔公司(Dell)的私有化。戴尔的一些大股东威胁要提起诉讼,称私有化的价格不够高。虽然那些人正闹得不可开交,但戴尔的小股东应该将这次私有化交易视为天赐之物,并接受更高的新报价离场,到别处进行投资——谢天谢地,你们获得的补偿已经超过了这家公司的价值。

    在上世纪90年代,所有人都认为戴尔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

    在没有任何创新的情况下,一个年轻人利用别人的资金和技术打造出了一家利润丰厚的巨无霸公司。自诞生之日起,戴尔做的就是个人电脑生意。当时供应商们生产出了重要的计算机部件,它们在寻找制造“盒子”的“合作伙伴”。戴尔意识到,他可以让其他人投资生产微处理器、存储器、磁盘驱动器、操作系统以及开发应用软件,而他要做的就是将所有东西组装起来。

    戴尔是一个罕见的例子,该公司建立的基础除了执行力以外别无一物。通过努力营销、积极销售、精明采购以及低成本制造,戴尔得以生产出一种需求暴涨的产品。每年由供应商带来的新改进,戴尔都能将其打包,并作为最新最优秀的机型出售。戴尔要做的就是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个人电脑市场,避免分心他顾,通过执行力制胜。真见鬼,一下子所有人都打算通过制造和销售个人电脑赚钱了,而你能够赚多少全都归结为你工作有多努力。这跟战略或创新没有关系,一切都在于执行力。

    戴尔的生意能够获得成功的原因很简单:每个人都想要个人电脑,而且不止一台,每个人都希望在更优秀、更强大的电脑出现时得到它们。当电脑成为公司和个人的必需品时,市场需求被引爆了。只要这种需求还在增长,戴尔就会随之增长。通过巧妙的执行力——主要聚焦于速度(销售、生产、发货,并在不得不向供应商付款前拿到现金)——戴尔成为一家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而该公司的创始人则成了一位没有大学文凭的亿万富豪,也不以技术天才自居。

    然而,市场转变了

    正如本专栏多次指出的,个人电脑的需求曲线已经趋于扁平,再也无法恢复到原先的增长率。用户已经转移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这类移动设备,而企业信息技术应用正从电脑服务器向云计算服务过渡。如今,iPad的销量几乎与戴尔所有个人电脑的销量持平。戴尔或许是世界上最好的个人电脑制造商,但当人们不再想要电脑时,这一点也就不重要了。

    这就是几年前戴尔销售收入和利润开始下滑的原因。即使迈克尔·戴尔在六年前回到公司重新出任首席执行官,这种下行趋势也没有改变。在其“核心”,戴尔不具备创新或创造新产品的能力。戴尔跟宏达电(HTC)类似,只不过是一家组装和销售产品的公司,其所有的“焦点”全在于成本/价格。这就是三星(Samsung)成为安卓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领导者而戴尔从未推出一款Chrome平板产品的原因。由于缺乏创新能力,戴尔只能依靠供应商来告诉它应该制造什么产品。而该公司的供应商,以微软(Microsoft)和英特尔(Intel)为最,完全错过了向移动化的转变。这让戴尔空有执行力,而无用武之地。

    市场观察人士都了解这种状况,这就是为什么戴尔的股价会从快速增长时的高位一路下跌至最近陷入失败泥潭后的低位。

    现在,戴尔拿出了这么一套说辞

    戴尔称它需要进行私有化,其目的是从个人电脑制造商转型为向中小型企业销售云计算和移动服务的信息技术服务商。但要做到这些,戴尔并不需要进行私有化,这让该公司的话听起来不是很诚恳。

    戴尔之所以进行私有化,其原因在于,这让迈克尔·戴尔能够借助大量贷款对公司进行资本重组,然后在公司完全崩溃摧毁剩余的财富之前使用内部现金买断自己的股份。

    如果迈克尔·戴尔都在拿钱走人,你为什么不呢?

    如果你认为向戴尔提供贷款能够帮助它平安度过市场转变,那么就看看用来拯救论坛报业公司(Tribune Corporation)的战略最终结果如何吧。山姆·泽尔(Sam Zell)主导的杠杆收购完成了该公司的私有化,在广告商纷纷抛弃报纸的形势下,他声称自己拥有打造公司新未来的计划。破产随后发生,员工的养老金打了水漂,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为了看一看是否还有能够拯救公司的计划,之后又打了四年的官司。

    戴尔清楚,贷款永远无法拯救一家走向失败的公司。对于个人电脑市场需求的消失,戴尔并没有应对之策。

    秃鹰盘旋

    惠普(HP)前首席执行官菲奥莉娜(Fiorina)决定收购康柏(Compaq)并取消研发投入以追随戴尔的高利润之道,自此之后,该公司就陷入了自我毁灭的湍流。惠普依靠继任的马克·赫德(Mark Hurd)采取大规模削减成本的措施才存活下来,但其残存的创新能力也被一扫而空。如今,惠普前途黯淡。但该公司希望,随着个人电脑市场萎缩为其除掉作为竞争对手的戴尔,这能给现任首席执行官惠特曼(Whitman)更多的时间搞清楚惠普能够做什么,而不是步戴尔的后尘被推向破产法庭。

    微软前来救援?

    看着自己生态系统内以执行力为导向的制造商陷入苦苦挣扎,作为供应商的微软正自掏腰包为它们续命。动用850亿美元的“战争基金”,微软不断增加新的功能,该公司进行了包括Skype在内的多笔收购,这些收购花了大价钱却没有带来收益——甚至没有提供让人们停止向平板电脑转移的有力理由。

    此外,微软不断把钱投向那些它希望能够基于自家软件制造终端用户产品的公司,例如向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的Nook业务投资5亿美元,以及现在向戴尔注资20亿美元。850亿美元已经是一大笔钱,但要维持惠普的生存——抑或是亏损的宏基,抑或是联想——微软还需要花费多少呢?

    这里投10亿,那里投10亿,加在一起很快就又是一大笔钱!更不用提微软自家的娱乐和在线业务部门也处于亏损状态了。向移动设备的转移是永久性的,而对于这场游戏,微软已经迟到很久了,其产品最好的市场反应也不过是褒贬不一。

    投资于创新,而不是执行力

    我们能够从中学到的教训是,当管理者和投资者专注于执行力时,他们会承担很大的风险。如果没有创新,公司就会变得依赖于供应商,而后者有可能立于市场转变的潮头,也有可能做不到。当一家公司不能成为创新者和游戏规则的改变者而是试图通过最佳的执行力获得成功时,市场的转变最终会将它摧毁。这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会在什么时候发生的问题。

    全球最好的个人电脑制造商并不比全球最好的面点生产商(女主人公司)或是全球最好的胶片生产商(柯达公司)或是全球最好的廉价商品零售商(伍尔沃斯公司< Woolworth’s >)或是全球最好的自行车制造商(施温公司< Schwinn >)或是全球最好的冷轧钢板生产商(伯利恒钢铁公司)更具优势,具备执行力——即使是非常非常好的执行力——并不是一种长期可行的战略,由创新带来的市场转变最终会将你摧毁。